首页 > 栏目 > 文化 > 正文

小学生写作水平令成人惭愧教育应呵护孩子“诗心”

“别在家长会上吓唬我爸!” 让孩子保留一颗诗心

毛建国

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让他们能以“赤子之心”面对世界。

------------------------------

“有本事冲我来,别在家长会上吓唬我爸!”这不是一名顽劣少年在说粗话,而是一句表达孩子真情实感的诗。这些天,网上流传一组富有童真、童趣的诗,很多人看完后感慨:我们的写作水平,可能连小学生都不如了!

这组孩子的诗确实惊艳。比如一个7岁小朋友写的:“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个“烫”字用得多好,不禁让人想到王安石写“春风又绿江南岸”时推敲“绿”字的故事。一个8岁的小朋友写道:“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到了花开的时候/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真正原谅了我”。虽然还很稚嫩,但又多么富有哲理。

记得一年中秋过后,我家刚上幼儿园的孩子看着天上的弯月说:中秋的时候,月饼吃多了,月亮长胖了;月饼吃多了,现在生病了,月亮变瘦了。看到“月有圆缺”,联想到健康生病,这种逻辑只有孩子能想到。

这些孩子年纪尚小,大多刚上小学,有的还在上幼儿园,他们认识的字不多,没有基本的文化积淀,更不要说经过专门的诗歌训练。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诗有着一种简单、直接、动人的力量。其实,诗歌出现之始,就是对人们最直接观察与思考的记录。

很难说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还有多少人保留写诗的习惯,更难说会有几个人成为诗人。芸芸众生,自是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诗人,也没有必要人人都成为诗人。但是,不能成为诗人,却可以拥有诗一样的心灵。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诗,“人,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之上”,因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借用并赋予其哲学内涵而广为人知。能不能实现“诗意地栖居”,外部环境是重要的,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拥有一颗“诗心”。

在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曾经有过“诗心”,只是走着走着,后来走丢了。所以高晓松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苛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才会引起那么多的共鸣。这也正是我们想问的,现在这群引起惊艳的孩子,再过十年二十年后,还会有多少人保持“诗心”?如果他们兴趣来了再写一首诗,还会像现在这样有着触及人心的美吗?

这里,不是向现代教育叫板。教育有其自身规律,经过这么多的探索,也形成了一些共识。包括现行的语文教育,依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这里更多是在提醒,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让他们能以“赤子之心”面对世界。

不奢望所有人都成为诗人,但所有人都应该留有一颗“诗心”。当然,能不能存有一颗“诗心”也有社会的问题,有时社会的坚硬与复杂让人们不再心灵柔软。不管如何,现代教育应该呵护孩子的“诗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学科

Copyright ©2001-2016 ZZ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忠县忠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忠县忠州街道中博大道2号忠县行政中心5楼 邮编:404300 新闻热线:023-5423788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