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庆 > 正文

42年前重庆人肩挑出全国第一座试验性斜张桥

  42年前,重庆人肩挑背扛出全国第一座试验性斜张桥

朱厚权站在河边说起斜张桥满眼回忆

百年黄葛树掩映着老街

张先生娶媳妇要过斜张桥这张合影保存至今

斜张桥资料图

斜张桥资料图

斜张桥资料图

一汪河水下不仅有斜张桥与云安老街,还有千年的盐文化。

11月12日,云阳县云安镇,阳光透过老树的枝丫洒在古道和老房上。镇上大院坝居委一组留下的居民不多了,吴朝凤家是其中一户。

60岁的她,悠闲地坐在家门前,在长凳上跷着二郎腿,迎着阳光缝鞋垫。手酸了,停一停,不时抬头望向家门前的河畔,那是长江支流汤溪河。

许多人都知道重庆是桥都,却不一定知道我国第一座试验性斜张桥,就建在汤溪河上。

“你们问斜张桥在哪里?十几年前就没了哟。”吴朝凤一边回应重庆晚报记者的询问,一边把手指向原先大桥所在的位置。此时的河面静静的,没有一点波澜。

“汤溪河大桥,我们本地人这样喊它。它在的时候,镇上那是热闹得很。”吴朝凤无限怀念地说。

  “这么多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靠三四艘渡轮,能满足吗”

为重庆晚报记者带路的,是63岁的朱厚权,箭楼居委党支部书记,土生土长云安人。

一说起斜张桥,他就打开了话匣子:“云安镇四面环山,一条河从镇中穿过,把镇分为南岸和北岸。这里曾是闻名遐迩的盐都,涌流着古老的盐泉。上世纪70年代,河的北边有3所学校,云安中学、滴翠中学、云安二小;河的南边有两个工厂,云安桐油化工厂和云阳最有名的制盐厂。”朱厚权站在河边说,当年云安居住人口最多时,有17000人左右。

“你们想想看,这么多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靠三四艘渡轮,能满足吗?”朱厚权记忆中,学生上学放学要过河,盐厂工人上下班要过河,运送盐水也要过河…….尤其夏秋季涨水时,渡船要停运一段时间,耽误学生上学,耽误工厂生产。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岸边等船的男女老少,往往扎堆挤在一起,稍不小心就要落水。

生活需要,生产需要,成了修桥的理由。

  “每家按人头算,每人需要背150公斤石头和150公斤沙”

“那个年代,听说要修桥,家家户户都拥护。”1974年修桥那年,朱厚权还在距离云安十余里的地方下乡,正是青年时期,满身力气。家人托人给他带话,“赶紧回来修桥”,朱厚权二话没说请了假就往家里赶。

“那时候我还在读初中,老师一点名,我背起书包就回去帮忙。”吴朝凤笑着说,自己当年也是修桥一份子。

整个修桥过程中,除了修桥专家和技术工人的功劳,当地老百姓也众志成城,撑起这座桥的半边天。

老百姓都干了些啥?朱厚权提高嗓门大声说:“负责背石材和挑沙噻!每家按人头算,每人需要背150公斤石头和150公斤沙,体力好的年轻人,自告奋勇背得更多。”

“这桥的质量没话说,老百姓背的石材和沙,那是技术人员严格筛选出来的,乱捡背来的还不得行。”朱厚权记得很清楚,背回来的鹅卵石,每个鸡蛋大小;河沙先用筛子筛,颗粒大小跟白糖一样,洗得干干净净,用手随便抓一把都不带泥。

  投资24.6万元,长153米,高25米,行车道净宽3.1米

这到底是怎样一座试验桥?重庆晚报记者在云阳县寻访多个部门和单位,希望联系上当时修桥的专家,或找到一些关于斜张桥的具体资料,还原这座桥的更多样子。不过遗憾的是,最后只在云安镇志上查到有关记载。

1971年12月,当时的云安镇政府向云阳县政府提出,在汤溪河上建一座简易铁索桥。不过,由于河的北边有3所学校,学生集中过桥,桥面晃动大,不安全;盐厂有一口生产用井在河的南边,桥上需要建输盐水管道。于是,又把铁索桥的计划改成劲梁式吊桥,可一次安全通过500人,还可载重650公斤架车和安装输盐水钢管。最后,方案得到县政府同意。

交通部科学院当时负责对桥进行设计。经过反复研究、比较,决定采用新工艺、新技术,建一座全国还没有建过的钢筋混凝土斜张桥。1973年,交通部科学院重庆分院、四川省设计院分别抽调10名设计人员,组成云安斜张桥设计试验小组,对大桥进行试验设计。

1975年3月1日,全长153米,高25米,行车道净宽3.1米,两边路沿石各宽0.3米的云安斜张桥正式竣工。一组数据,显示了当时各方如何携力修桥:工程总投资24.6万元,其中盐厂出资4万元,国家补助15.6万元,72个单位支持设备和物资折合现金5万元。共耗用钢材40.3吨,水泥194吨,木材100立方米,浇筑混凝土336.5立方米……

这座桥在当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成果四等奖,在我国桥梁建筑史上留下重要一笔。

  “商铺林立,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当时主城的磁器口”

建桥后的云安镇,在此后20年间,制盐工人增加到1000多人,大量移民迁到云安从商和就业。

上世纪70年代滴翠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今年76岁的三峡文化研究者胡亚星,告诉了重庆晚报记者更多信息。

“云安的经济繁荣,在这个时期达到了鼎盛状态。”胡亚星研究发现,一座桥,带动出当地一系列服务产业,有的来此开旅店,专门服务流动客人;有的组建驼马队,走桥拉盐;有的当上盐厂业主,有的来做盐批发商;有的开照相馆、开粮油店等。

“商铺林立,形成地域特征明显的街道,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主城当时的磁器口。”胡亚星说,云安在这个时期富甲一方,老百姓称这里为“银窝子”。一首民谣传播甚广:女娃子,快快长,长大嫁到云安场。

“桥修好后,师资和生源就吸引过来了,河的北边两所中学,每年级至少6个班,越来越多老师愿意来这里任教。”胡亚星说,有了交通基础,当地人的意识随之发生变化,重视文化的程度也随之加深。

  修旧如旧维护老建筑,结合文化和历史挖掘旅游资源

2006年10月17日,三峡工程三期清库时,这座桥被拆除,成为当地人永恒的记忆。至今,当地一些人的家里,还有当年大桥通车时发的纪念搪瓷水杯。

“大桥建成那天,我才10岁,和3个小伙伴跑了15公里路,一身打湿完了,才赶上剪彩仪式,骄傲!”云阳县大阳镇大阳小学副校长李德明说,少年时期为了求学,他每周背米去学校交给伙食团,就连寝室睡觉的凉板,都是从这座桥上背过去的。

今年30岁的晏瑞,曾在云安二小读书,学校在家对岸,当时每天上学放学必经这座桥。“小时候玩具少,经常在垃圾堆捡一些铁块、铜块当玩具,傻乎乎往书包里塞。一次放学回家过桥,走不动了,把书包甩在桥上,我妈问书包里装了啥,咋个那么重?打开一看,全是废弃铜铁,我妈哭笑不得。”晏瑞每每想起这事都觉得好笑。

如今,云安镇有大院坝、山树林、箭楼、演绎台4个居委,人在户在的居民仅百来人,户在人不在的也只有4000来人。当年近两万人的古镇,如今寂静了许多。

不过,重庆晚报记者在走访中,还能找到百年老树、石板老街、古盐道,以及些许民清建筑。保存最完整的郭家大院,还屹立在镇上——虽然已是树影斑驳,落叶缤纷,台阶上布满青苔。

一座桥,连接着过去、现在和将来。云安镇政府向重庆晚报记者透露了一个消息,接下来将修旧如旧,尽力维护这些老建筑,结合镇上的千年文化和斜张桥历史,深入挖掘云安旅游资源,把更多回忆拾掇起,传承下去。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琅 记者 吴娟 李野 摄影报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周小军

Copyright ©2001-2016 ZZ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忠县忠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忠县忠州街道中博大道2号忠县行政中心5楼 邮编:404300 新闻热线:023-5423788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