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栏目 > 文化 > 正文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美国巡演落幕演奏家、指挥讲述心得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日前结束美国巡演回到北京。这支年仅7岁的乐团,时隔三年再度赴美,并登上芝加哥交响中心、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费城基默尔艺术中心、旧金山戴维斯音乐厅等美国古典音乐重镇,这不仅是一次普通的巡演,更是一次成长之旅,向国外同行和观众展示了一个正在快速拔节生长的中国乐团形象。

  乐团成长的必修课

从芝加哥到纽约,从费城到教堂山;从教堂山飞越三个时区到旧金山,其间还要从夏令时过渡到冬令时……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这次巡演,对乐手来说,从身体到心理都要面对很大挑战。

低音提琴代理首席刘怡枚,七年来和乐团一同成长,两次巡演更是带给他不少收获。他说,在紧张的行程之外,不同音乐厅大相径庭的音响效果最考验乐手的应变能力。

第一站芝加哥交响中心就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这个音乐厅对观众来说声效很棒,但在台上的乐手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我听到别的乐手发出的声音特别嘈杂,却完全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而有的管乐轻轻一吹声音就很大,吓得都不敢吹了。”

而在安娜堡演出的希尔礼堂,舞台特别狭长,以往演出大家可以互相聆听找到节奏,在这里等你听到声音就晚了,尤其低音提琴是低频传递,演奏中就要比以往提前一些。“在不同音乐厅按照大家的不同特点来分配任务,一趟巡演下来整个乐队更加默契、从容了。”刘怡枚说。

作为低音提琴首席,刘怡枚还承担着一段特殊的演出——在《琵琶与弦乐队协奏曲》中,他要与琵琶演奏家吴蛮合作“拍琴”,吴蛮拍琵琶,他拍琴。拍琴动作看起来很简单,对刘怡枚却是不小的挑战。光是在舞台上举着琴,从乐队边缘走到指挥身边就是格外漫长的旅程,“我小心翼翼地拿着琴,生怕碰到别人,十几米的路就像是几百米那么长,要是赶上得下台阶,就更像是爬雪山过草地一样艰难了。”在拍琴过程中,为了让琴不晃动,他需要半蹲着用膝盖固定,这样一来,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就显得极其漫长。

在指挥吕嘉看来,巡演是乐团成长的“必修课”,“不同音乐厅有不同效果,乐器在不同温度和湿度下也会有不同音色,这些变化对乐队来说就是一种锻炼。有些东西平时说得再多也不如他们亲身经历留下的印象深刻,实地演出不仅可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还能增强团队的凝聚力和自豪感。”

  中国元素的世界表达

美国当地时间11月7日晚,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此次巡演的最后一站在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希尔礼堂上演。旅法华人作曲家陈其钢的管弦乐队变奏曲《乱弹》首先登场,曲目从空灵的木鱼独奏开始,那颇具禅意的声音不大,可是现场观众却似乎被这声音牵引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礼堂里显得格外安静……一位美国观众在演出结束后,对这首中国风作品印象深刻,中国打击乐所展现出来的音乐世界让他觉得格外新鲜。

“中国风”是此次巡演的一个关键词,每场演出的上半场都是两支中国元素作品。其中包括国家大剧院委约赵季平创作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钢琴协奏曲《黄河》、吴蛮演奏的《琵琶与弦乐队协奏曲》、陈其钢的《乱弹》《逝去的时光》。

对于如此浓重的中国味道,吕嘉表示:“我们代表中国、代表国家大剧院来美国演出,一定要带着我们自己的文化的声音,而且这种声音可以跟世界文化声音交融在一起。”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此次巡演选择的曲目既有外国人写的中国乐器协奏曲,也有中国人用外国技法写的作品,“这些作品不仅能够代表我们的文化背景,而且真正地将中国元素融合到作品的细节中去。”

著名琵琶演奏家吴蛮已经在欧美推广琵琶演奏多年,这次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一起巡演也让她格外感慨,“我们带着自己的音乐文化去跟美国观众分享,本身就是一种文化自信的体现。”演出结束后,有不少外国朋友向吴蛮打听《乱弹》中的民族打击乐是什么。“中国乐团出国演出有很多,但只有像这样带着好的作品来,才会有影响受关注。”她说。

吴蛮的这种看法与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的初衷不谋而合。他正是希望乐团走出国门,作为国家的文化使者去彰显新时代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既要体现世界经典的中国诠释,也要体现中国文化的世界表达。

  西方观众的平等审视

美国当地时间11月5日,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在旧金山戴维斯音乐厅演出。演出前,后台突然沸腾了,原来是国家大剧院桂冠指挥陈佐湟来了,乐手们迅速围了过来,和这位他们尊敬的长辈拥抱。陈佐湟在美国的家离旧金山大约有四小时车程,作为乐团的一分子,他专门赶来为大家打气。

与别的嘉宾不同,陈佐湟身上佩戴着此次美国巡演的工作证,这也让他感慨万千,“就是这个音乐厅,中国古典音乐的两次重要事件都和我有关。”原来,整整30年前的1987年,陈佐湟率领中央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前身)在这里演出,那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乐团第一次在美国演出。

陈佐湟说,那次巡演中央乐团在美国演出了26场,美国媒体对这支中国乐队报道的大标题是《交响乐的声音又从中国听到了》。那时候,美国观众和乐评人都觉得能听到中国人演奏交响乐就已经不容易了,“但今天他们面对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已经不再是鼓励,而是认认真真地听这个乐队的演奏,看它到底能够给世界交响乐发展带来什么新东西。”

美国最年轻的乐团都有70年历史,但陈佐湟认为,7岁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有足够实力来面对美国观众挑剔、审视的目光。从作品上看,赵季平、陈其钢都拿出了非常成熟的中国作品,而吴蛮演奏的是美国作曲家为中国琵琶写的协奏曲,这是30年前第一次来到美国的中国音乐人难以想象的,“我们的乐队也有了很大进步和发展,拿30年的时间来做尺度衡量的话,我们和任何一个国家的交响乐队相比都不逊色,我觉得很自豪!”王小京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学科

Copyright ©2001-2016 ZZXW.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忠县忠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忠县忠州街道中博大道2号忠县行政中心5楼 邮编:404300 新闻热线:023-5423788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渝23-201330